【狗茨】下一次是第几次

原本想写刀,结果还是改成了傻白甜…
ooc了解一下
还有狗茨是不是越来越冷了???







“喂!那边那个…黑黑的!”
远处“似乎”被点到名的大天狗没好气的放下嘴边的笛子,觉得从早跳到现在的眼皮准的不行。
远处那个在大叫妖怪一头白毛,空着一只袖子,左手沾着不知名妖怪的血,远远的就招着手,嗓门大的可以,招摇的就差把找事这两个字给贴头顶上了。
大天狗并不是多么平和的性子,平常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四处搞事,可今天天气好的一反以往,暖和的大天狗昏昏欲睡,早上起来后还再睡了次回笼觉,快到正午时才悠悠的跑来吹一吹笛子,他实在是不想浪费这么好天气来和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互殴。
正准备拍拍翅膀跑路,远处的妖怪就踏踏踏的跑了过来,急匆匆地大声让大天狗别走。
那妖怪跑近了来,让大天狗看清了他的长相——着实长得不错。
白皙的皮肤,还长着张瓜子脸,鼻子很挺,嘴唇薄薄的,眼睛也很漂亮,金灿灿的跟抹了蜜一般。
大天狗是个实打实的颜控——看人先看脸的那种,可大天狗对别人的脸审美很正常,可对到衣着打扮时又变了个样,审美十分清奇。
拽如大天狗,他每见到一个人总是会对那人的外貌给评价一遍,并且乐此不疲,昨天刚说过一次,今天见面了又要再说,最后还要再打击下你的衣着打扮,宣传宣传自己对面具那清奇的审美。后果就是惹得大天狗身边的鸦天狗不得不戴上了很符合大天狗神奇审美的面具,总算不被每天评价了。
今天他遇到的白毛妖怪确实长得好看的,属于那种扔到一堆妖怪堆里也是最显眼的那种好看。
大天狗早把周围的人給提溜了个遍,而且能见到大天狗的妖怪也不多,大天狗早就看的腻了味,今天突然看到一个长的无比标志的家伙,便起了兴趣,站在原地,打量着那个白毛。
那个白毛踏踏踏地跑了过来,看到他没走,高兴地咧嘴一笑,笑的大天狗的眼睛无比满足,脚后跟便站的更紧了,大白毛蹭蹭地跑了过来,跑到大天狗跟前兴奋不已的说:“跟我打一架呗!”
末了还补上一句“你看起来很强的!”
大天狗看着跟前的妖怪几乎是在闪闪发光的眼睛,就连暗色的瞳孔都亮了些,搞得大天狗实在是不好开口拒绝,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面前的妖怪标志是标志,但大天狗该打时还是好好打,每一招都认认真真。
几轮下来,白毛有些累了,大天狗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停了下来,白毛看他停了下来,接着大大咧咧的说:“你真强呀!”
他又接着说。
“遇到你很开心,我是茨木童子。”

“我是大天狗,很荣幸认识你。”

这是大天狗和茨木的初遇。


第二次见面时已经是好几个月后了,爱宕山和大江山两方的领主有事情要商谈,大天狗听说了茨木成为了大江山的鬼将,在心里惋惜这没有把这个包的是黄金的绣花枕头给挖到爱宕山来,一边向大江山出发。
到了大江山时才是正午,大天狗远远的望见茨木站在远处的妖怪堆里,一头白毛还是显眼的不得了。
大天狗一时兴起地戴上了随身携带的面具,再向前面走去,跟在他身边的鸦天狗无语的看了看大天狗,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面具,还是没说什么。

走近了些,大天狗便看清了茨木换了身打扮,穿着一身盔甲,盔甲上净是些鬼面,右脚脚踝上还多了一环铃铛。
脸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他只是普通的坐着那里,身边便总有妖怪找着理由和他搭话。
茨木好像完全没意识到老跟他搭话的一些妖怪有什么奇怪,只觉得他们烦人得紧,大手一挥的让他们走开后便专心致志地与坐在他身边的酒吞童子喋喋不休了起来,很开心的样子。酒吞童子坐在他身旁,头上一如既往地扎着朵大丽菊,正盯着手中的酒碗若有所思,偶尔也回一两句话。
大天狗坐到了酒吞童子对面,酒吞童子应声抬头,他身旁的茨木也转过头来,打量着大天狗,好像很想说什么,突然站了起来,又被他身边显然是习以为常的酒吞给按下去。
茨木就保持着这么欲言又止的样子了半个商谈,直到大天狗不想再逗他,摘下了那张样式奇特的面具,露出他的脸,朝着茨木微微笑了笑。
茨木又蹭的站了起来,满脸通红,惊到了他身边的酒吞,大天狗意料中的将食指抵在了唇上,示意茨木先安静,茨木才刚想说些什么,看到大天狗的动作,楞楞的坐了下去,脸红红的低着头。



终于结束了会谈,大天狗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无视了鸦天狗奇怪的眼神,向着大江山宫殿后的凉亭走去。
茨木再次蹭的站了起来,把他身边的酒吞童子又吓了一跳,茨木动作僵硬地向大天狗的方向走去,脚踝上的铃铛叮当作响。

大天狗听着身后传来的铃铛声,转过身来,看着茨木红红的脸,觉得笑意更甚。
“好久不见。”

“嗯……”

这是大天狗和茨木的第二次见面。



tbc

下一章也需要到猴年马月…

评论(6)
热度(36)
©Kir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