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胆小鬼

白嫖已久的我良心发现产粮啦!!!


-国设

-二战时的“伦敦大轰炸”为背景

-三千字都不到的超级小短篇

-ooc ooc ooc!!!



-胆小鬼

————

 

 

“我很抱歉.......美国先生。”

 

等到美国匆匆赶到时,英国早已失去了意识。

他的秘书在看到美国来了之后便悄悄离开了,房间里只剩美国和昏迷不醒的英国。

‘........因为躲避不及,被炸伤了.........’

是这么说的,看起来也确实是这样。英国身上缠满了绷带,有些似乎还隐隐渗出了点血来,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就好像死掉了一样。美国小心地坐在床边,似乎难得安静了下来,他沉默地凝视着英国,房间里的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好像时间终于开始流逝,他轻轻地抚上了英国的脸颊,摩挲着,他的皮肤苍白而毫无生机,摸起来又一点热度都没有,光滑冰冷,这样安静而沉默的他毫无声息地躺在床上,好似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伤的真重啊。”

美国低着声音说,嗓子沙哑地让本人都有些惊讶。英国依然双眼紧闭,金色的羽睫似乎在微微颤抖。

房间内依然如此沉默。

美国微微眯眼,格外不会察言观色的轻笑了几声:“像这样安静又漂亮,在你身上可真是难得。”

英国仍然在沉默,美国却好像毫不在意转过头望向窗外:“.....对着这样昏迷不醒的你,我也还是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现在还是冬季,窗外略显萧条的景象却依然偷藏着春意,美国有些无神的看着窗外,看似轻松地说:“我可是也受过像你这样重的伤的,当时不仅是国家,我作为意识体的身体也受了非常重的伤,昏迷了几个月,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只是害怕才没把我埋了。”

“我当时就那样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破屋里昏迷了几个月呢。和我相比,你的环境要好的多了。”美国说,声音里似乎染上了同样不合时宜的笑意。

“后来我才知道,所有国家意识体受了重伤后都会陷入昏迷,时长各不相同。但是无论如何,最后总会醒来。”美国扭头看向英国,目光里混杂着冬日阳光的温和:“你呢?你还会昏迷多久呢?既然最后还是要醒来的话,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毕竟.....”

他忍不住般地侧身握住了英国同样缠满绷带的手,沙哑的声音就像怕打碎什么东西一样轻:“毕竟你可是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大叔,像这样狼狈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与其赖在床上浪费时间,不如赶紧醒过来收拾收拾你的国家。”

英国依然在沉默,好像在沉默。

美国低下头凝视着他,好像斟酌了一会儿,才说:“虽然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了,不过在几百年前......我还是你弟弟的时候,好像也有过类似现在的情况。不过当时昏迷的一方是我,而在我身边照顾我的则是你,现在换了过来,果然是因为我比你更加强大了对吧。”

如果是在平时,英国应该已经气呼呼的跳了起来,对着他唠唠叨叨吧,可是毕竟、毕竟今时不同往日,英国仍在昏迷。

美国摘下手套,用双手托起了英国的右手,他小心翼翼地放轻动作,就好像躺在床上的真的是个瓷娃娃,“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在这种时候赶来你家的,看在我那么努力的份上,你就赶紧醒过来吧?”

英国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明明仍在昏迷中而没有任何动作和表情,但是这副似乎已经死去的样子,却让凝视着他的美国无厘头的、不由自主地害怕了起来。

美国沉默了一会儿,安静地看着失去了意识的英国、沉默的英国。

过了好一会儿,美国才轻轻地说:“........为什么,你被炸伤了之后,你的秘书会第一时间通知我呢?”他沙哑的声音模糊不清,“明明我们...并不是盟友,对吗?...如果真的要说的话,不如说我们其实是敌人..”

他一时没有了下文,看起来稍微有些痛苦的微微眯着眼。好像过了很久,他才说:“.......通知我这件事,如果只是对你个人而言的话,你的态度是怎样的呢?”

美国紧张地似乎声音都在发抖,可昏迷的英国无法做出任何答复,他的眉眼中似乎凭空生出一股疏离感,足以让美国想起此前的千百次的逃避。 

“........算了,反正你现在也回答不了我。”

美国叹气,放下了英国的手,转而继续望向窗外,“你的秘书之所以会通知我,是认为我们两人,对彼此都是非常重视的吧?明明连一个旁人都能明白,为什么活了几千年,作为当事者的你却无法明白呢。”

美国稍稍的仰起头,神情依然有些隐忍的痛苦:“其实我刚看到你这幅样子的时候,我还真的以为、或许你这一次就真的离我而去了呢。” 

他握紧自己的拳头,好像在忍耐什么,停顿了一会儿才接着说:“虽然我总一副不害怕任何东西的样子,每次见到你都是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其实我每次见到你的时候都非常害怕哦。”,美国轻轻地叹气:“害怕你讨厌我,害怕你真正离开我,我可是一直都在因为你而担惊受怕啊。”他无力的垂下脑袋,声音似乎越发的模糊不清:“就连现在,明明你完全听不到我说的哪怕一个字,我也是想了很久才能说出这番话的。”

“我现在可是,非常非常的害怕啊。”

美国好像下定了决心,扭头重新看向英国,对方的模样在他眼里从未有过变化,“我刚刚就在想,如果你其实根本没有昏迷,只不过是在骗我,我说的话你一直都在听,那样就好了。但是........现在局势太危险了,也许我真的下一秒就真的会失去你,所以、我想说的话,也要抓紧时间了。”

美国紧紧凝视着英国,将声音中的颤抖一扫而空:“其实,自我有意识以来,我所做的最彻底的事就是从你这独立。我独立从来都不是为了任何利益,我只是,想和你并肩站在一起而已。虽然在我独立后的十几年,你都一直在躲着我。”美国停顿了一下,用力地做了几个深呼吸。

“在那完全见不到你的十几年,我都非常痛苦哦,无法见到你的痛苦。那之后,你好不容易愿意再见我,却非常憔悴虚弱。”他缓慢地伏下身子,生怕伤到面前的人哪怕一分,“我非常担心你、在意你,英国。不仅是那十几年,之后的每一年,直到现在都是那样的。我知道我独立给你带来了多少伤害,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从来都没有,能真正和你并肩站在一起一直都是我的目标。”

他毫无停顿地、毫不犹豫地说:“虽然我现在的立场导致我无法时时刻刻都能帮你,但是,无论如何,只要亚瑟·柯克兰有了任何麻烦和困扰,阿尔弗雷德·F·琼斯都绝对会向亚瑟·柯克兰伸出援手。”阿尔弗雷德的双手撑在了亚瑟的两侧,几乎把躺在床上的亚瑟笼罩住了,他郑重地、清晰地说;“因为作为阿尔弗雷德的我,真诚的、永恒的爱着亚瑟柯克兰。”

他伏下身,轻轻地吻了亚瑟,即使他之后也许无法想起他的到来。

“所以,快点醒来吧,我爱的人。我没有让你离开的勇气——”

蓝眼睛里只有一人。

“......因为我,可是个胆小鬼啊。”


-END-


接下来都是各种废话:

虽然文中有描写英先生在“沉默”,但其实他是真的昏过去了的,“沉默”只是阿米对亚瑟在听到他说的话之后的反应的猜想而已。

其实我感觉文里阿米突然对英先生说真心话还显得蛮突兀的,但是毕竟是有长久的感情沉淀的国设,而且但是世界局势非常紧张,在看到英国受伤之后的美国会说出真心话也算是合情合理吧(?)

原本是想写诺曼底登陆时的国设米英的,结果查资料的时候各种时间线错乱,就暂时坑了.....就连三千字都不到的本文都是磕磕巴巴写了三四天的....原本还想细化,比如说在把阿米的动机解释的清楚一点啊,在侧面描写一下两人的感情啊什么的,结果懒得再继续细化了......

总之,感谢大家能看我这篇超捉急的垃圾文!!!

(ps.妖都米英展我超期待!!!)



评论
热度(26)
©KirXX | Powered by LOFTER